當前位置:悉尼fcvs鹿岛鹿角 > 分級閱讀 > 高中分級閱讀 > 高二年級 > 文言文 > 正文

《陶淵明集》序

作者:蕭 統 錄入:genj 來源:《語文報▪高二版》2018年寒假專號 2019-05-31 09:27:23 

 夫自炫自媒者,士女之丑行;不忮不求者,明達之用心。是以圣人韜光,賢人遁世。其故何也?含德之至,莫逾于道;親己之切,無重于身。故道存而身安,道亡而身害。處百齡之內,居一世之中,倏忽比之白駒,寄寓謂之逆旅,宜乎與大塊而盈虛,隨中和而任放,豈能戚戚勞于憂畏,汲汲役于人間!

  齊謳趙舞之娛,八珍九鼎之食,結駟連騎之榮,侈袂執圭之貴,樂則樂矣,憂亦隨之。何倚伏之難量,亦慶吊之相及。智者賢人,居之甚履薄冰;愚夫貪士,競之若泄尾閭;玉之在山,以見珍而終破;蘭之生谷,雖無人而自芳。故莊周垂釣于濠,伯成躬耕于野,或貨海東之藥草,或紡江南之落毛。譬彼雛,豈競鳶鴟之肉;猶斯雜縣,寧勞文仲之牲!
  至于子常、寧喜之倫,蘇秦、衛鞅之匹,死之而不疑,甘之而不悔。主父偃言:“生不五鼎食,死即五鼎烹。”卒如其言,豈不痛哉!又楚子觀周,受折于孫滿;霍侯驂乘,禍起于負芒,饕餮之徒,其流甚眾。
  唐堯四海之主,而有汾陽之心;子晉天下之儲,而有洛濱之志。輕之若脫屣,視之若鴻毛,而況于他乎?是以至人達士,因此晦跡,或懷釐而謁帝, 或披裘而負薪,鼓楫清潭,棄機漢曲,情不在于眾事,寄眾事以忘情者也。
  有疑陶淵明詩,篇篇有酒。吾觀其意不在酒,亦寄酒為跡者也。其文章不群,辭采精拔,跌宕昭彰,獨超眾類,抑揚爽朗,莫之與京。橫素波而傍流,干青云而直上。語時事則指而可想,論懷抱則曠而且真。加以貞志不休安道苦節不以躬耕為恥不以無財為病自非大賢篤志與道污隆孰能如此者乎? 
  余愛嗜其文,不能釋手,尚想其德,恨不同時,故更加搜求,粗為區目。白璧微瑕者,惟在 《閑情》一賦。揚雄所謂勸百而諷一者,卒無諷諫,何必搖其筆端,惜哉,亡是可也。并粗點定其傳,編之于錄。

  嘗謂有能讀淵明之文者,馳競之情遣,鄙吝之意祛,貪夫可以廉,懦夫可以立,豈止仁義可蹈,亦乃爵祿可辭,不勞復傍游太華,遠求柱史,此亦有助于風教也?!丁刺趙骷敵頡?/p>

★知識鏈接

  陶淵明作為一名偉大的詩人,當世聲名不顯,死后在相當長的時間內也鮮為人知。直至蕭統獨具慧眼,最早認識了陶淵明作為一名詩人的“獨超眾類”的價值,對其作品廣加搜求,區分編錄,編成了《陶淵明集》,使其作品免遭散逸之災。此篇為該集的序言。

★訓練

  1.下列對文中畫波浪線部分的斷句,正確的一項是

  A.加以貞志/不休安道/苦節不以躬耕為恥/不以無財為病自/非大賢篤志/與道污隆/孰能如此者乎

  B.加以貞志不休/安道苦節/不以躬耕為恥/不以無財為病/自非大賢/篤志與道污隆/孰能如此者乎

  C.加以貞志不休/安道苦節/不以躬耕為恥/不以無財為病/自非大賢篤志/與道污隆/孰能如此者乎

  D.加以貞志/不休安道苦節/不以躬耕為恥/不以無財為病/自非大賢/篤志與道污隆/孰能如此者乎

  2.下列對文中加點詞語的相關內容的解說,不正確的一項是

  A.倚伏出自《老子》:“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此處用以說明樂憂相伴、禍福相依、慶祝哀悼相隨的道理。

  B.驂乘:坐在車子的右邊做護衛。漢昭帝始立,霍光從驂乘,漢昭帝懼,如芒刺背?;艄饉籃?,昭帝誅其宗族。

  C.鼓楫:語見《楚辭·漁父》。鼓:拍打。楫:船槳。此處代指悠然自在的隱者。

  D.柱史:柱下史,即老子。相傳老子曾為周朝的柱下史,故以之代稱。

  3.下列對原文有關內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確的一項是

  A.全文分為兩大部分,第一部分主要是闡述作者對于立身處世的觀點;第二部分則著重論述陶淵明其人及作品。

  B.第一部分中,作者圍繞“得道”與“失道”從兩方面作論證,得顯達者未必得道,處窮困者未必失道。

  C.作者用大篇幅的文字論證“道”,目的是為下文寫陶淵明作鋪墊,這給我們閱讀此文提供了一個視角,即作者蕭統是從立身處世的觀點來認識陶淵明的。

  D.作者喜愛陶文到不能釋手的地步,對陶淵明本人推崇備至,恨不同時,對其作品不吝贊美之詞,更將其社會功能提到了極高的地位。

  4.把文中畫橫線的句子翻譯成現代漢語。

 ?。?)玉之在山,以見珍而終破;蘭之生谷,雖無人而自芳。

                                                        

 ?。?)語時事則指而可想,論懷抱則曠而且真。

                                               

《陶淵明集》序:
1.C 2.B解析:應為漢宣帝。3.D解析:作者指出了陶詩的白璧微瑕之處,即《閑情》一賦。認為這篇賦沒有諷諫,不值得一寫。4.(1)美玉產自山中,因為珍貴最終被開采;蘭草生于山谷,縱然無人欣賞猶自吐露芬芳。(2)評說時事有針對性且引人深思,談論理想抱負則曠達且率真。
 
(辛文/供稿)
 

相關閱讀

無相關信息

我要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