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悉尼fcvs鹿岛鹿角 > 學生頻道 > 作文課堂 > 同步作文輔導 > 初二 > 正文

跟作家喬忠延快樂學寫作:避免歧路亡文

作者:喬忠延 錄入:朱云 來源:語文報初二版 2011-12-30 09:47:02 

思緒好像一只羊
喬忠延﹙作家﹚


  思緒好像一只羊,是比喻,而且是明喻,人們一看就知道這是用羊來代指思緒。我為什么不將思緒比作馬,比作牛,偏偏比作羊呢?是我想起了一則寓言故事《歧路亡羊》。我之所以想起歧路亡羊的故事,是因為我經常碰到歧路亡“文”的現象。
  歧路亡文者有的是學生,不時有學生來信問我,喬老師我寫著寫著就不知怎樣寫下去了,你說該怎么辦?
  這還好理解,因為學生嘛,就是學習的,學習中碰個釘子,遇到困難是常事,不足為奇。奇怪的是成年人,甚而,有些給領導當秘書的人居然也出類似的問題。有一次,一位秘書給領導寫講話稿,要求不長,三千字即可。按照我寫作的習慣,也就是兩三個小時??墑?,過了兩天我催問這位秘書寫成了沒有,他卻愁眉苦臉地說,沒有,寫著寫著就不知該如何寫了。你看,同樣的問題又出來了。由此,我才想起了歧路亡羊的故事。
  故事中的楊朱是個大學問家。楊朱有個鄰居,靠養羊為生,家里養了一群羊,人稱羊翁。
  這天傍晚,羊翁趕著羊回村。剛走上大路,一輛馬車疾駛過來,闖進了羊群里頭。群羊受了驚嚇,四散逃竄。入圈的時候,羊翁挨個一數,竟少了一只羊,只得趕緊去找。
  怎么找?羊翁是個細心人,他盤算了一下羊群走過的道路。北路、南路前頭有東路、西路。東路、西路前頭有南路、北路。路中有岔,岔中有路,粗略一數就有二三十條。那只羊受了驚嚇,倉惶逃竄,沒有目標,哪條路都可能走,人少了根本沒法找,因而,吆喝了二三十個人。
  楊朱正閑坐小窗讀《易經》,忽然聽見叩門聲,出來一看,見是鄰居羊翁,問明情況,
就打發僮仆去幫著找羊。
  羊翁領著眾人先來到羊群受驚的地方,說明情況,再相隨前往尋找。出現一條岔路,羊翁便分派一個人去找。岔路不斷出現,人不斷分派出去,最后只剩下羊翁一個人了。
  羊翁繼續往前走去。突然,趕得風風火火的羊翁停下了腳步。面前出現了個十字路口,該往哪里去呢?羊翁真恨自己帶得人少了。沒辦法,但只好先往東找。走呀走,走得正起勁,前面又出現了個岔路口。如果羊真的到了這里,哪條路都可能走,可是,羊翁只能找一條。選了一條往前走,走沒多遠,又是一個岔路口擺在羊翁面前,每條路都迷迷蒙蒙的,看不清了。羊翁不再往前走了,天黑了,遠處有羊也看不見了。
  羊翁無奈地回到家里,幫助找羊的人們陸續回來了。一看那模樣,不用問,羊沒有找到。聽見鄰家嘈雜的聲音,楊朱趕緊過來詢問情況??醋糯蠡鋨蒙サ難?,他明白了結果。沒等楊朱開口,羊翁就急切地對他說:“這總不能說咱不盡心吧?二三十個人找一只羊,夠費心力了,可是,人多沒有路多,路中生岔,岔中生路,有再多的人也不夠用呀!”
  回到家里,楊朱一直琢磨這句話。第二天了,他還眉頭郁結,不言不語,仍然沉迷在羊翁的話里。
  見先生這么憂慮,楊朱的幾位弟子奇怪地問他:“老師,丟了一只羊又不是什么貴重東西,為什么這么憂慮?”
  楊朱笑著說:“我哪里是憂慮羊呢!我是憂慮自己。讀書求學和找羊是一樣的道理,前面多路,路中多岔,走錯一步就會誤入歧途,一無所獲??!”
  楊朱從歧路亡羊里思考的是讀書,我思考的是作文。作文是腦力勞動,動起筆來,或者說敲打起鍵盤來,完全是跟著思緒走??梢運?,思緒流動到哪里,鋼筆就飛舞在哪里,鍵盤就擊打在哪里。手中的筆、手下的鍵盤停止了,就是思緒無處去了。思緒無處去,往往不是沒有路走,而是路太多了,就像找羊的羊翁一樣,不知該往哪里去了。這是什么原因?原因在于動手之前根本沒有將文章想好。小時候學作文,老師講下筆前先要列提綱,后來聽作家們說是打腹稿。無論是列提綱,還是打腹稿,都是一個意思,就是先要有明確的思路。這就是說,思緒奔跑也不是隨意的亂跑,也要有一條跑道,這跑道就是思路。有了思路,思緒循著思路走也好,跑也好,才不會迷失方向,也不至于歧路亡文了。

相關閱讀

無相關信息

我要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